论坛广播台
广播台右侧结束

主题: 请求有关部门关注 面临绝收后 ——是否还有路可走?

  • 消逝  Curta
楼主回复
  • 阅读:1384
  • 回复:0
  • 发表于:2016/7/14 15:47:43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金沙网站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其一 灾难报告
2016年7月11日下午17时到19时,云南省金沙网站县左舍村发生了冰雹灾害,全村农作物基本受灾。
冰雹在暴雨中持续了大约20分钟左右,据村民介绍,当时的冰雹基本都有汤圆大小(笔者因未在现场,只能记述村民描述)。全村主要农作物为:玉米,烤烟。玉米与烤烟受灾情况都为主茎受损,叶片脱落。全村受灾面积约80%以上,以下为受灾附图。
笔者根据7月12日村干部的初步统计结果为:烤烟受灾面具约为2000亩左右,玉米受灾面具约为10000亩左右,其余作物不为主要农产品,暂时还未能有数据统计。
烤烟作为一种叶片作物,全村的烤烟约莫80%左右整株损毁,其余的20%大都为叶片少许脱落,叶面穿孔。玉米估计一半左右叶片脱落,其余的则叶片遭受不同的损坏。
根据村民们叙述,若按往年的烤烟等级估计,基本100%都无法交售。玉米估计减产70%左右。
截止7月12日晚21时,政府没有任何相关部门去现场了解过灾情。
 
其二 一个被冰雹惦记的村子
1999年,我尚年幼,那一次受灾记忆不太深刻,有关记述也无法深写。
2003年6月的一个星期五,我与堂哥在山上放牛,那天下午约莫5点多,乌云把天空遮蔽没了光亮,随后一道接一道的闪电落下,紧接着就下起了冰雹。
由于冰雹太大,老旧的雨伞眨眼间就成了渔网,无奈之下,兄弟俩只好躲到了大树下。本以为这样便能躲过冰雹的两人,在下一刻却面临了更大一场灾难,身后的大树遭到了雷击。
我亲眼看着跟人躲在一起的牛群瞬间便被电流吓得跳的八仗高,然后四散逃窜,堂哥与我更是差点当场殒命。
父亲当时任村长,从集市上不顾风雨赶回来的他,在当晚查看烤烟受灾情况后便将灾情上报到了槟榔行政村以及彩云乡,然而上报的结果却如石沉大海,再没了音讯。直到那年的初冬,乡政府象征性的给了18包沾益尿素作为补偿,尔后便不了了之。
记得当时父亲与哥哥把尿素从乡上运回来后,父亲便一直蹲在家里的柱子下抽着水烟……
那一年村里全年烤烟无收,玉米严重减产。在无法挽回的减产情况下,年轻的乡亲们都背井离乡地走上了进城打工的道路。更为严重的是,本跟我一起上学的伙伴们也因此而相继退学,早早扛起了锄头。
尔后十来年中,每个几年村里都要遭受一回冰雹灾害,左舍村俨然成了一个被冰雹惦记的地方。
 
其三 不作为的遗忘
今晚,远在昆明的哥哥打电话来给我,告诉我说:“今年烤烟又无望了,这个季节种又种不了什么,二哥他们打算出去打几个月的零工。”
“四哥上报了没?”
“上报了。”
“乡上咋个跟四哥说?”
“四哥说,乡上的说了,要等开会研究下。”
“今天都没去村里看过?”
“没有去。”
哥哥打电话来的意思很明确,让我一同想想办法,看能不能让村里的人少损失一些。我能体味哥哥的那一番怒火,当年的那一次灾难一直横亘在他心中,让他念念不忘。然而,面对此事,我也实在寻思不出什么话来安慰他,只能答应他我尽力的来做这件事情。
与哥哥通完电话后,我又及时的跟四哥联系了,在得到他的确切答复——乡政府依旧没有任何举措后,思量了一番后,我才开始提笔写下这篇半记述半报道的文章。
当然作者也有一些自己的感言:近些年,烤烟作为主要经济作物,是缴纳了保险费的,而且是强制的在交售烟草时按合同亩数扣除的。然而,在灾难到来时,整整二十四小时内竟无任何部门的人来过问此事,试问当地的主管部门:
你们在收取保险费时可有告诉过烟农,你们要等研究结束才来了解灾情?又要什么时候才研究结束?
人心并非铁打的,是肉长的,一个有作为的当地政府,也是由人组成的,并非由楼房与设施构成。烟农们不过要的是一句安慰,一点承诺,如果你们不能在第一时间内到达灾区,又如何让他们相信于你们?又如何能让他们站到你们一边?
我想,这不该是一个被社会遗弃的村庄!更不该被遗弃。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二维码

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
加入签名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